2018-07-09

首届大学-中学圆桌论坛之一:中学理科教育



第一场论坛聚焦“中学理科教育”,以“科学教育:如何兼顾基础与创新、普及与卓越之间的张力?”为主旨展开讨论。清华大学航天航空学院教授李俊峰担任本场论坛的主持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人大附中联合总校校长刘彭芝、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刘坚、首都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教授邢红军、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李曼丽参与讨论。

论坛一中学理科教育讨论现场(右起:李俊峰、刘彭芝、刘坚、王本中、邢红军、李曼丽)


拔尖人才是分层,创新人才是分类

李俊峰

李俊峰教授作为本场论坛的主持与引言人首先发言。李俊峰教授认为拔尖是分层、而创新是分类,所谓发散性思维和最终成功率之间有一个平衡,学的越多,发散性思维越少,但学的越多,发散性思维就越靠谱。王本中校长认为创新与创造和发现、发明是两个层次的概念,拔尖创新人才需要特殊的教育体系,但我们国家没有,要针对培养体系进行研究。

李俊峰教授从理工学科认识世界的方式出发,将教育本身比拟为一种实验,这种实验看起来是由学校和老师在主导,但实际的实验结果老师却很难控制,教育唯一可以预期的结果,就是儿童变成了成人,而成年人和儿童最重要的区别就是三观的形成。具体在科学教育或理科教育中,关键的问题是教育儿童怎么认识、观察并研究客观世界,特别是怎么判断、以及以什么心态面对未知世界。在教育这场非常复杂且重要的实验中,参加实验的各方面代表分享一些有特点的实验结果及实验设计非常有意义,邀请台上嘉宾分别进行分享。

研究性学习助力学生更好成长

刘坚

刘坚教授发表了题为“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高中教育——正在改变与任重道远”的主题演讲。他首先回顾了本世纪初普通高中课程改革的历史。2003年《普通高中课程方案(试行)》中第一次出现学习领域、模块的提法,在高中阶段明确了综合实践活动的学分要求,最高是23学分,鼓励高中生做项目学习、做研究工作,而采用模块式的课程设计,其意义和价值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有利于及时调整学校科目与现代科学发展的矛盾;有利于学校灵活安排课程;有利于学生自主选择、形成有个性的课程修习计划。刘坚教授进而以山东省2017年普通高中质量评价的项目数据为依据,着重介绍了中学生参与研究性学习和选修课的现实情况。在研究性学习方面,接受调查的山东省一万四千名的高中生中,积极主动型的参与学生达29.3%——自己主动提出研究问题,并尝试在老师指导下运用比较科学的方式获得研究成果。刘坚教授指出,芬兰高中阶段实行走班教学花了40年代,从上个世纪60年代一到2000年才真正实现学生自主走班的模式,15年的时间虽然漫长,但目前一个省正在读高中生能有30%的人有这种体验,已经是来之不易、难能可贵的成果,我们不能期待短时间很快地实现这个目标,但我们看到正在发生这样的变化。选修课程方面,山东省参与过3门及以上选修课的学生比例为26.7%,最多可达89.9%。调查数据显示参与选修课越多的学生在学业成绩、主观幸福感、学习兴趣等方面表现越好,而学业压力、网络成瘾及成瘾倾向的比例相对较低。最后,刘坚教授依据30年前、20年前、5年前的数据调查结果,对中国学生和美国学生的基本学习状况和学习能力进行比较。30年前的国际教育成就测试结果显示中国学生的基本功非常好,但解决问题的能力非常弱、学生的兴趣与自信非常薄弱。20年前的学者研究指出,中国学生在计算、简单问题解决方面表现很好,但在解决过程开放的复杂问题中表现相对较差。刘坚教授认为,我们有良好的教育基础,却并没有持续地保持下去,学业过剩的局面造就了以通过死记硬背获取标准答案和高分数为取向的学习、教学与评价,导致新一代国民缺乏社会责任感、创新精神、合作意识,这是当下中国教育仍然面临的重大挑战。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刘坚发言

教育改革呼唤理性对话

王本中

王本中校长随后发言,直面当下教育改革的现实情况,提出了三个方面的讨论问题。王本中校长首先指出,我国当下的教育与世界有着非常类似的特征——追求速度。学校工作者被裹挟到快速的“折腾“中,不仅在工作的实践中,在教育部的文件中同样如此,诸如“人工智能进中小学”,政策文件出台后马上编出了相应教材,这种速度的奇迹对教育领域是一种“毒素”还是一种“营养素”,值得思考。其次是高中教育的定位与分流问题。我国的义务教育是九年,实际是分流的,有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而且要求一比一的招生比例。江苏省讨论认为11满足不了教育的需要,所以把11的指标下放到地区,职业高中压缩了、都考上普通高中,这样的人才结构是否有问题值得深思。北京市近期开始讨论试点办普通高中和学术高中、科学高中或是技术高中、艺术高中等,能否按期落实试点试验不清楚,但也是一个尝试。于此相关的是考试招生的问题,高考改革方案要求六选三,王本中校长指出,上海和浙江的实地调研发现很多学校都遇到供给侧不足的问题——选考科目的学生人数比例不均,老师人数相应出现了结构性不足的现实问题。在上下级之间还容易出现“潮汐现象”,例如这届学生140个人选择地理,明年突然变成了选择地理的少、选择物理的多了,好不容易配够编制小班教学,又重新面临调整,与高校的招生对接同样存在这一问题。改革的逻辑看似给了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进行科目选择的权利,但现实中他的选择必须得与现状结合。王本中校长总结认为,教育不能功利主义,但教育不能没有功利,把人培养成合格的公民是大功、培养出合格的人才也是大功,这都涉及到高中的定位。我们的教育跑的太快,折腾的太多,需要冷静下来进行思考和对话,并把对话的精神反映到政策的制定部门。

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前校长王本中发言


中学老师应做教学研究

邢红军

邢红军教授进行了题为“高水平的中学教育呼唤会研究的中学教师”的主题分享,回应了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钱学森之问,邢红军教授从中学教师的教学研究水平角度进行了解释。他首先区分了科学研究论文和教学研究论文,指出前者是“无中生有”,属于科学的新发现,而后者是“有中生无”,主要是发现和解决教学中存在的问题。他以上海市最好的八所中学为例,对8所中学的物理教师的教学研究能力进行了研究。实证研究发现,2008-2017年,平均每校年发表物理教学论文0.9篇,即每一所中学的所有物理教师平均每年发表的教学研究文章不到一篇。因此,邢红军教授认为,国内中学教师绝大部分是教书匠,研究者寥寥无几。他们不会写教学研究论文,不具有教学研究能力,也就难以培养出创造性的学生。进一步,邢红军教授阐述了中学教师为什么要做教学研究的道理,他详细介绍了自己指导的一个中学生研究性学习的案例。面对熟悉的习题和数据材料,中学教师虽然能够较好地指导学生学会解题技巧和方法,却难以点拨他们学会研究问题的方法和思路,而解决原始问题,则对中学教师的研究素养、思维品质和洞察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最后,邢红军教授强调,没有高水平的中学教师,就不可能有高水平的中学教育。我国中学教师低水平的教学研究能力问题,应当引起党和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和全社会的警醒与反思。

首都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教授邢红军发言


信息技术学习与学生数学科学素养呈负相关

李曼丽

现在的中小学生是IT时代的“原住民”,现在信息技术和智能手机对教师教学、学生学习都有着相当重要的影响,李曼丽教授对此有专门的研究,她最后一个进行分享,主题是“信息技术偏好对中学生数学和科学素养影响的实证研究”。李曼丽教授指出,学校的功能除了选拔之外,更有培养。当下,信息技术已经成为中小学生课堂教学的重要辅助,信息时代的数学和科学应该怎么学习?学生接触、使用信息技术,是否影响自身的数学、科学素养?学生使用信息技术的行为偏好、行为方式对数学、科学素养的影响是否存在差异……针对这一系列问题,研究选取河北省石家庄市18个中学进行了调查,收集样本数据1800多个。研究发现,关系构建的行为,即学生在校外使用电脑、智能手机等设备即时聊天、查看社交信息以及在社交平台上互动等行为,对数学素养和科学素养有显著的负向影响。使用信息技术做与学习相关的事,如用电脑完成家庭作业、使用网络与其他同学交流作业和学习资源,为完成作业为查询资料等,都会对学生的数学素养和科学素养有不利的影响。此外,城市学校学生的数学素养和科学素养,显著高于县镇学校和农村学校,城乡间教师对信息技术教学的使用能力和理解,城乡间学生的家长受教育水平和职业结构也差异显著。进一步的访谈调研发现,信息技术对教学质量的负影响主要基于以下三方面原因:学生、教师和家长信息技术使用能力不足、信息技术使用加剧学生自主学习能力分化、信息技术带来直观的信息阻碍了学生动手操作,助长了学生思维的懒惰。最后,研究为中学教育中信息技术的使用提出了四点建议:其一,加强对信息技术使用辅导;其二,培养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其三,教学工具开发中更重视信息技术深度融合;其四,教育财政的投放应多向软件倾斜。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李曼丽发言


教育的内核是爱与尊重

刘彭芝

最后,刘彭芝校长发言。刘校长已经为教育事业奉献了五十三年的青春与辛劳,具有丰富的教学心得与办学经验。她介绍了人大附中与清华大学的课程衔接项目,项目邀请了七位清华大学教授与七位人大附中的博士教师联合开办研究性学习课程,轮流给学生讲授,授课效果令人满意。她认为当下许多名校博士生、硕士生纷纷进入高中任教,尽管在科研与发表方面他们确实能力超群,但教学能力还尚待提高。刘校长肯定了中国基础教育的成果,认为中国基础教育的水平已经在世界领先,但存在着管束过严的问题。教师与家长对于孩子的压制与捆绑导致孩子没有自主权。她呼吁解放孩子、解放老师,用爱与尊重培育创新性人才。

中央文史馆馆员、人大附中联合总校校长刘彭芝发言

讨论环节,与会嘉宾就“基础与创新”、“普及与卓越”的主题进行了集中辨析。刘坚教授指出,中国古语“伯乐识千里马”,但在美国的观念里,千里马是自己跑出来的,而不是靠伯乐识别的,学校应该提供给学生选择的机会让学生自己探索和发现。刘彭芝校长认则为创新是一个过程,不断地思考与寻找,不断地寻找与变通,在变通中形成突破,在突破中形成决策,这一过程需要爱与尊重,只有尊重孩子和老师,激活每一个细胞,他们才能有兴趣钻研,创新学习、创新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