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9

首届大学-中学圆桌论坛之二:中学人文教育



第二场论坛聚焦“中学人文教育”,围绕“传承与创新孰主孰从?人文厚度与国际时尚孰轻孰重?”的主题展开讨论。大学通识联盟秘书长、清华大学新雅书院院长甘阳担任本场论坛的主持人,复旦五浦汇实验学校校长黄玉峰、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宁、北京101中学副校长、中学语文特级教师程翔、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漆永祥、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张帆参与讨论。

论坛二中学人文教育 讨论现场(右起:甘阳、黄玉峰、王宁、程翔、漆永祥、张帆)


深挖语文和历史的教育价值

甘阳


主持人甘阳教授首先发言,他从曾引发各界热议的研究性语文学习作品谈起,结合与会嘉宾的学科背景,将本场讨论的主题具象化为两方面问题:其一,如何看待语文教学?如何达至语文教学目的?基础教育阶段的人文教育和人文素养的培育是否适宜采用研究性学习的方式进行?其二,历史学在中学是否属于人文教育?其承担的是人文教育还是社会科学的功能?在中学与大学有何差别?

大学通识联盟秘书长、清华大学新雅书院院长甘阳发言


语文学科旨在培育人的心灵

王宁


王宁教授发言指出,教育是整体的东西,小学、中学、大学各阶段教师“责任下放,牢骚上行”的抱怨并无助于实际问题的解决。在高速发展和高度竞争的社会环境下,人们对“物质”和“娱乐”的追求给教育带来很大的冲击,教育不是万能的,但我们需要依靠教育把学生培养出有自己精神的人,其中语文承担了很大的责任。王宁教授认为,语文不是去研究语言和文学,而是去助长人的心灵。所谓“君子不器”、“乐胜则流”,人类的一切活动不是改造社会,就是改造自然,但是要想改造这两个东西,首先要改造自己、提高自己,这正是人文科学的目的。譬如语言,是人类基本的生存和表达方式,任何科学的思辨和阐释都离不开语言,而文言文是我们真正的中国的语言,有了文言才能够很好的用中国人的思想和传统。王宁教授强调,语文课程核心问题在于传统文化的两条脉络:第一条是中国的语言,要让中国的文字真正能在我们心里生根发芽;第二条是中国文化的精神,要把精神引入所有的教学中,我们教育的才能成功。

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宁发言


语文教育的主要使命是传承

黄玉峰


黄玉峰校长认为,语文教育应当强调扎实的基础,而基础主要在传承,在中小学阶段,还没有传承的时候就谈创新会带来严重的问题。基础教育阶段应当强调大量的阅读、记忆和吸收,重视精神的培育,快乐学习同时更要刻苦学习,不要强求孩子提出创新性的问题。做好基础的背、读和理解,随着孩子的成长他的理解会日益丰富起来,自己通过内心的编码输入进去,不需要老师讲,不懂的地方就可以自己思考。黄玉峰校长强调,教育首先是成己之学,不成己什么事情都做不好,这是根本,也是基础教育阶段的重要步骤。具体而言,对传统经典,要“死去活来”,既要有方法和兴趣的引领——“大鱼前导,小鱼尾随”,更要有充分、刻苦的投入。另一方面,也要灵活把握权威考核和评判的标准,给孩子留下在自我发挥的空间,避免“客观题不客观,主观题太主观”的情况。

复旦五浦汇实验学校校长黄玉峰发言


语文教学有门槛,应警惕“悖体阅读”

程翔

程翔校长从自身36年的语文从教经历出发,强调语文具有极强的专业性,不是谁都能听得懂的、都够讲授的。他以《背影》、《愚公移山》、《琵琶行》等课文为例,讲解了语文教学中“适体”阅读的专业性。阅读散文追求的是审美和情感的体验,而不应纠结于朱自清爸爸是否违反交通规则;阅读寓言要理解它讲道理的方法,而不是纠结于挖山和搬家孰优孰劣……以科学的标准去阅读和要求文学体裁的作品,是不适体、不专业的,而语文老师就是要把孩子从非专业读者培养成专业读者,最起码是准专业读者。程翔校长认为语文老师很重要一个任务就是不断地提升自己的文学形象、提升自己的语言修养和语文修养,引领、培养孩子热爱母语,热爱“汉字”这项中国最伟大的发明。

北京101中学副校长、中学语文特级教师程翔发言


语文教育重在固本培基

漆永祥

漆永祥教授的发言从近期一线的招生工作经历出发,分享了自己对中小学教育的基本观点。他认为,人文教育的目标第一个是学基本的礼义廉耻,第二个知识技能,第三个才是精神层面的东西。针对当下的现状具体而言,漆永祥教授主张:一方面,应当强调基础,当绝大多数中学、小学连基本的知识技能都教不了的时候,开设“人工智能”“批判性思维”类的课程并无实际意义;另一方面,应适当增加实践教育,在劳动、在实际具体的洒扫应对进退中养成基本道德人格,这不仅是学校的培养目标,同样也是家庭教育需要承担的责任。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漆永祥发言


历史教育要注重人文关怀

张帆

张帆教授主要从历史学科角度对第二方面的问题进行回答。他指出,历史学的确具有社会科学特征,尤其当下的历史学研究越来越多地呈现出社会科学的特色,但历史学从本身而言主要还是人文科学。尤其就中学教育的历史学而言,还是以呈现人文学科的特性为主。高中历史教学在定位上不是特别清晰,但肯定与语文有明显区别,语文教育着重发挥审美与鉴赏等方面的作用,历史不完全如此,更加复杂。我们的中学历史教学还是倾向于发挥好的、积极的、正面的东西,核心素养中有一条“家国情怀”,希望通过学习历史培养学生对国家、民族的感情,比较侧重正面的东西。张帆教授强调,作为人文学科,学历史还是需要学习很多知识的——了解过去的事情,了解一个国家、民族发展的脉络,了解重要的事件和人物,这会提高人的素养。此外,历史学还应当训练学生看问题的方法和视角,把问题放到特定的时空环境里面去考察,看到其复杂、多元的特点,而不是用先天、普遍的基本原则来套,这方面的体验对人的成长是非常有益的。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张帆发言


随后的讨论环节,与会嘉宾就历史教材的编撰、历史考试的标准、历史与政治、语文学科的关系等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甘阳教授对当下人文教育的严峻形势表示担忧,建议在中学阶段尝试开设《史记》等人文经典的全书阅读课程,与大学招生选拔的标准挂钩,提高学生、家长的重视和参与程度,与会嘉宾亦对此措施的必要性与可行性进行了讨论。